光明时评别让“恐鄂”情绪变成次生灾害!

今天发生的一幕令我感到惊愕:校友群同学吐槽,她是北京户口,长期在北京工作和生活,今天回山东,却因为身份证号码是出生地湖北的“42”,被宾馆赶出来了。

当前,全国上下正在致力于疫情防控狙击战,一些受“恐鄂”情绪支配而导致的过火行为正在出现。在一些地区,出现了不管三七二十一“逢鄂即驱”的不良苗头。

1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消息称,在该部门和中国商务部的积极协调下,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自2月10日至2月15日分批组织开展了2000吨中央储备冻猪肉运输工作。2月15日上午8点27分,最后一批22柜中央储备冻猪肉运抵武汉吴家山火车站。至此,2000吨中央储备冻猪肉已全部运抵武汉中央储备库。

有些武汉人受到网上骚扰

我们必须再次重申这样的常识:在这场阻击战中,我们共同的敌人是病毒、是疫情,不是湖北同胞!我们要隔离和观察的,是可疑暴露者、接触者,而不是所有“湖北籍”的人。

此时此刻,来自全国各地的物质支援固然重要,各地人民对湖北同胞的“同情同理心”和“感情援助”也同样重要。

如果放任“恐鄂”情绪蔓延,不抑制某些不当的过火行为,可能不仅会伤害湖北同胞感情,也会构成对无辜民众人身权利的侵害。

随着近期企业复工复产排查、发热病人的检测等原因,平均每天仍有100份左右的样本被送过来。“疫情不退,实验不止,战斗不息”,张慧变说。

在这个疫情峻急的寒冷冬天,我们必须携手御敌,抱团取暖,才能尽快取得胜利。我们要警惕,不能让“抗疫”情绪走偏变成“恐鄂”情绪,以免酿成“次生灾害”。

连日来,蔓延着的恐慌情绪,正在将“恐疫”变成“恐鄂”。

近日, 武汉官员称“因春节和疫情的因素,有将近500多万人离开了这座城市。”此数据发布后, “恐鄂”情绪蔓延、加剧。

(作者柯锐 系华中科技大学新闻评论研究中心研究员)

国家发改委近期密集协调各类物资运往武汉。

在医疗用品方面,2月2日至13日18时,国家发改委共协调运抵湖北80万只医用N95级口罩,物流时间平均缩短21%,部分物资缩短50%以上。

新华社记者 杨晨光 摄

令人欣慰的是,仍然有不少地区的人们没有被“恐鄂”情绪支配。他们对那些滞留外地、“无家可归”的湖北同胞,没有无情地驱赶,而是张开了热情的怀抱,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医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专业的张慧变,曾是全科唯一一位能够进行新冠核酸检测的检验员。由于核酸检测必须至少两个人互相配合,在她的培训下,其他5名同事轮流配合她做实验。从收样登记、提取核酸、配置反应体系、上机检测到分析结果,每次实验至少需要4个小时。遇到特殊情况,还要进行重复检测。

有湖北学子或赴鄂人员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一些地方出现围堵鄂A牌照、鄂籍牌照私家车,甚至出现封死湖北籍回乡人员房门的过激行为……

民间蔓延的“恐鄂”情绪,与一些非疫区出台的封路封门举措不无关系。最终导致部分滞留外地的湖北人回不了村、返不了城、住不了店。

在此之前,国家发改委还曾协调顺丰速运公司,全力保障沈阳2万套防护服紧急运送至武汉。从收件到派送整个过程用时比原计划节省32.5个小时。(完)

国家发改委表示,下一步,将会同有关部门,根据武汉及周边地区猪肉市场供需形势择机投放,增加市场供应。

例如,云南、广东、广西等地安排酒店为湖北游客集中提供住宿,既防控了疫情,又保障了游客生活。这种温暖而得当的举措,值得点赞,值得更多地区效仿。

许多灾害发生以后,常会诱发出其他灾害。在灾害链条中,最早发生的灾害是原生灾害,原生灾害常会诱导新的次生灾害。防控原生灾害,要警惕次生灾害。

对疫情和疫区的防范,本属人之常情。在疫情肇始之初,这种“恐鄂”情绪尚不明显。

现在,当我们正在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这一“原生灾害”的时候,“恐鄂”情绪蔓延导致的过火行为,正在有变成“次生灾害”的危险。

这种行为,已经逾越了医学隔离的本意和边界,甚至极可能构成了对普通无辜民众的侵权。

由于要直接跟可能含有高浓度病毒的样本打交道,即便做好三级防护,实验后深度消毒,张慧变也丝毫不敢大意。为了做好检验工作,同时避免给家人带来风险,她吃住都在单位。有时刚刚睡下,样本一到,马上就得起来检验。

网传武汉返乡人员表格

眼下,近千万武汉市民在全国人民的支援下,正在城中与疫情作战。在湖北地区,更多的同胞也正在携手防控疫情。

3月3日,张慧变在吕梁市疾控中心的实验室外佩戴防护眼镜。

对疫情进行隔离和观察,是必要的医学措施,也被证明是有效的举措。但是,隔离的是病毒,防控的是疫情,而不能简单粗暴、不做区分地将所有湖北籍贯民众视为“危险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