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坐着轮椅在校园穿行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

金展鹏院士 资料照片

13日,菲律宾总统府新闻发言人帕内罗表示,杜特尔特总统废除VFA的立场“没有改变”,坚持认为VFA只对访问菲律宾的美国军队有利,对菲律宾军队不利。他同时透露,杜特尔特可能还会终止1951年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MDT)和2014年《加强防务合作协议》(EDCA)。

11月27日,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相图与热力学专家、中南大学教授金展鹏,因病医治无效,在长沙逝世,享年82岁。

新上任的菲陆军参谋长小费利蒙·桑托斯中将于12日表示:终止VFA菲律宾军方损失微乎其微,菲武装部队可以在没有VFA的情况下继续前进;菲正在努力进一步加强与韩国、日本、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等国的防务合作。

      《神秘海域》的电影化之路非常曲折。早在2008年,索尼就开始筹备这部电影。不仅导演人选不断更替,主演也多次换人,包括马克·沃尔伯格等男星都与该片有过接触(可能是演成年版德雷克)。

帕内罗说:“就总统而言,现在是时候以终止VFA了。因为我们越依赖他们,我们的地位就会越削弱,我们的防御就会越停滞。”

金展鹏就像一台拧紧了发条的机器,永不停歇地在思考、在创造。

2003年11月25日,金展鹏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身处世界各地的40多位学生,联名给母校中南大学写了信:“对我们这些有幸得到金展鹏老师教诲的学生来说,这只是惊喜却绝非诧异……即使在异国他乡,我们也总是在心里珍藏着在他身边的每一个日日夜夜。”

他几乎把所有休息时间都用在实验室。天道酬勤,在留学期间,他把传统的材料科学与现代信息科学结合,首创了在一个试样上测量三元相图整个等温截面的方法,巧妙地解决了世界科学界的难题。这个方法就是后来国际相图界公认的“金氏相图测定法”,国际同行因此称他为“中国金”。

根据VFA,菲律宾和美国军队每年进行300多次军事接触,以增强相互了解和合作。按照VFA计划,菲美今年5月在巴里卡坦Balikatan将进行一年一度的联合军演。洛伦扎纳表示,尽管180天内的菲美军事演习计划仍然有效,但美国同行可能会在180天之前停止预定的演习。

但规律的研究生活,却被一场疾病打断。1998年春节后的一天,金展鹏应邀去作一个学术报告,刚走出家门,突然觉得步履沉重……在医院病床上醒来时,他发现自己除了脖子还能动,四肢已失去知觉。

从此,金展鹏的全部生活只有两种姿态――躺或坐。躺着,三脚架就是他的“学术平台”。坐着,轮椅就是他的双腿,环绕身边的弟子就是他的希望。每周六他都要坐着轮椅去给学生们上“论文评述”课。

     两年前,被索尼选中成为新一代蜘蛛侠的荷兰弟正式加盟,这才终于锁定男一号的扮演者。荷兰弟加盟后索尼决定从前传故事开始讲述剧情,希望能把这一系列打造成新时代的《夺宝奇兵》。

1981年以来,金展鹏共培养出80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其中近一半是他患病后培养的。学生们都相继成为国际相图界的骨干,在美国相图委员会中,就有4名金展鹏的学生。

菲律宾军方支持杜特尔特总统决定终止菲美《访问部队协议》(VFA)。

      电影《神秘海域》由“荷兰弟”汤姆·赫兰德担任主演,他将扮演年轻时代的男主角内森·德雷克,化身现代版印第安纳·琼斯。影片剧情聚焦的是游戏前传,讲述年轻的内森如何与维克托·苏利文相识,并向他讨教“真经”的故事。

《神秘海域》饭制海报

23岁荷兰弟化身年轻版德雷克

金展鹏在高位截瘫20多年的艰难岁月里,承担了一大批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取得了一系列高水平科研成果,培养出数十位博士、硕士研究生。作为“金氏相图测定法”的创立者,金展鹏在材料研究领域取得了一系列标志性成果,从而享誉国内外。

据菲新社报道,除了MDT和EDCA,菲律宾与美国现有的军事协议还包括1947年的军事援助协议,该协议旨在通过美国联合军事援助小组向菲律宾武装部队提供建议和培训。(完)

金展鹏数十年对科学研究不断追求、对学生无私奉献,感动了无数的中南学子。“那个坐着轮椅在校园穿行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金展鹏的学生、中南大学材料学院教授刘华山在悼念文中说,“一个好的老师对学生一生都有影响,我很幸运,我遇上了金老师。”

菲律宾国防部长洛伦扎纳13日发表声明,一旦今年8月菲美《访问部队协议》(VFA)终止,菲律宾和美国之间将不再举行联合军事演习。”

菲律宾外交部11日宣布,菲方已于当天决定终止与美国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VFA),幷将有关文本送达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该协议将于送达180天后生效。

教学生科研更教学生做人

一直以来,金展鹏最关心的就是学生。他说:“20岁是人生最美好的时光,交付在我手里,我就要用心带好他们。我必须对学生负责,对家长负责,对国家负责!”

据法新社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12日在白宫对记者说:“如果他们(菲律宾)愿意这样做,那很好,我们(美国)可以省下很多钱。”特朗普同时表示,他与杜特尔特的关系“非常好”,幷强调他仍然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今年1月,在美国取消了菲参议员、前国家警察局长罗纳德·德拉·罗莎(RonaldDelaRosa)的旅行签证后,杜特尔特提出要废除VFA。

(本报记者 龙 军 禹爱华)

“金院士是一个特别纯粹、特别认真的人,他对待学术认真,做人也很认真。”中南大学材料学院教授蔡格梅回忆说,不是自己亲笔写的论文,他从不署第一作者;不是自己参与的课题,他从不挂名。

此后,金展鹏以全校第一的成绩,通过了改革开放后首批出国留学外语考试,并被推荐到瑞典皇家工学院就读,师从世界著名材料学家和相图学权威马兹・希拉德教授。

回国后的金展鹏,依然不知疲倦。在学生们的记忆中,一天24小时,他基本均匀地分配给了家、办公室和图书馆。

“金家军”的成绩,也足以让他欣慰。弟子郑峰曾经画过一张“金家军”的全球分布图。图上标记着金展鹏培养的50多名弟子,分布在世界17个国家,都活跃在材料科学的国际前沿。

沉重的打击没有动摇金展鹏的科研追求。躺在病床上,他让妻子胡元英帮他翻书页,坚持工作。后来,还是胡元英想了一个办法,找来几根废弃的木条,钉成一对三脚架,固定在床头,书就“俯”在两个三脚架之间。

金展鹏常常对学生说:“现在我们的国家,人才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你们都超过我。”

2004年6月,金展鹏坐着轮椅赴京,首次参加两院院士大会,并在大会上作学术报告。按规定,发言不得超过15分钟,他却被允许破例讲了30多分钟,与会院士均报以热烈掌声。学生们说,掌声是对他的学术贡献与人格、品行的最好褒奖。

勇攀科学高峰的科学人

病痛的折磨在寂静的夜里尤其清晰,但只要电话铃一响,他就精神振奋。学生们从世界各地打来的电话,是他最好的“止痛药”。他说:“我一辈子最爱的就是学生,他们是我的眼睛和腿,是我的止痛剂,是我的精神支柱,更是我的全部财富。”

病重期间,他疼得头都抬不起来,仍把学生们叫到病房,让他们把论文念给他听,一页页翻给他看,他则逐字逐句告诉学生纰漏在哪里、怎么修改。1998年,在生病住院的9个月里,他带出了4个硕士、2个博士,看了近千页的论文。

(责编:李依环、熊旭)

1998年菲美签署的《访问部队协议》(VFA)规定了美方军人、军事相关人员以及军事装备进入菲律宾的条件、活动范围以及可获得的便利,其中包括美国军事人员可以在没有签证的情况下飞往菲律宾,使用美国驾照,以及有治外法权等。

金展鹏有一句质朴的话:“轮椅禁锢了我的手脚,却禁锢不了我的思想。只要大脑还运转,就要学习和创造。”在轮椅上工作的22年间,他承担了1项国家“863”、1项“973”和2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他还积极给党中央和国务院及有关部委建言献策、提供咨询报告10份,时刻关注着中国高等教育和科技事业的未来。

金展鹏,1938年11月出生于广西荔浦。1955年9月,未满18岁的金展鹏考入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大学的前身),攻读金相专业。四年后,考取硕士研究生,从事耐热镁合金的学习和研究。